新闻资讯News
网站公告Notice
欢迎访问深圳国际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网站!
    

 


精彩图文Pictures
友情链接Links

·深圳市政府在线
·深圳市外事办
·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深圳之窗
·深圳大学官方网站
·深圳大学社会科学学院
·深圳大学社会科学部

公民社会与城市文明的要义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1029专版国际化系列论文:《城市文明与城市国际化》

      本文作者:深圳国际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  王千华

    当代城市文明的逻辑内核,应是以培植公民社会为主体理念,以铸造公民为“城市法人”为主旨的自由人联合体。这意味着追寻城市文明的基本目的在于,在现实性和可能性上,促使市民在具有社会空间及其网络关系意义的“公共领域”内,围绕关系市民切身利益的公共事务,以共同体精神至上为信仰,以协商民主为机制,以政治关系的制衡为基础,建立集体至善的政治秩序,铸造新城市文明。

基于上述逻辑,城市文明的第一个要义,就是培养公民社会的共同体精神。比之以往,在当代城市公共生活的网络关系中,市民的交往方式更具有聚合性、复合性、快捷性和多元性,因而其利益共同体内部成员之间的矛盾更具有博弈性和冲突性,对社会整合的政治诉求更具有颠覆性和破坏性。自然地,急速的城市进化要求建立合作包容的新型社会关系,以使其社会成员的利益诉求在“圆满的意义”上获得满足。它要求将个体欲望和利益集团的需求以和谐的理念和方式融含在城市共同体之中,以超越个体意志和集团意志为企图,以实现市民主体利益民主化、民生化、民权化为主旨,营造共同体成员共享社会福利的宽舒文明气象。唯有培养公民共同体精神,才能以高于个体利益和利益集团化的价值观为统领,实现个体、利益集团与社会共同体之间的文化认同和政治默契。为此,公共活动是市民个人“自我实现”的过程,而由于个体的自由必须在一个自主的共和社会中才能得到保障和实现,因此不应消极地享受和追逐个人权利及自由,而应视“市民”为一种公民“责任”甚至“公职”,共同管理公众事务。这种共同体精神就是强调包容、豁达与融含至上的公共道德,致力于形成城市信仰的文化标识。

城市文明的第二个要义,就是促使市民社会向公民社会转化,扮演社会由无序向有序运行的调节者。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飞跃,城市中社会分工的加剧导致社会权力结构的分化。一方面,各种社会势力由绝对不平衡走向相对平衡,利益表达能力由相差悬殊趋于差异缩小,利益分割由绝对不均趋于相对均衡;另一方面,也使社会结构松散,个体日趋原子化,亦即越来越无法与自己的同胞团结在共同的事业和忠诚的信念下,分裂便会产生。此时,市民社会向公民社会的跃迁,有助于市民个体积极参与政治决策的适当机制和渠道的形成,从而促成两者间的良性互动和利益制衡。在此语境下,城市文明所映衬的公民社会,超越了资本规制下的市民理念,强调的是社会的正式规制与非正式的社会机制之间的互补,形成合作与稳定的社会政治秩序的基础,提高了社会凝聚力,增进了社会有序性,进而维护了社会稳定和发展。因此,市民向公民的转化便具有了城市公共生活中社会利益表达和实现的中介功能,有助于节约社会民主的交易成本,通过防止市民及其利益的原子化,强化了市民向政府表达利益的规范化方式,规避了过激的非理性行为。

城市文明的第三个要义,就是公民社会为协商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提供了必要的“对话”平台。协商民主强调通过公众参与提升学习、认识和交流能力,重视政治实践中不同利益的妥协和偏好转换,强调在参与者严肃、负责任的表达、沟通、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做出公共决定。通过将理性的协商引入民主过程,公民之间真诚、理性的讨论旨在提升民主的质量,使决策不仅仅是“意见的聚合”和程序上的“多数决定”。协商民主所追求的公民有效参与和讨论有多个必要条件,其中高度参与性和协商性之间谋求平衡和理性的公共对话、论证和说服的展开,均有赖于公民社会所提供的组织资源和公共空间资源。因此,公民社会对政治决策的积极意义,不仅在于能够将社会成员零散的利益需求集中为一定程度的普遍性意志主张,更在于针对决策展开的意见交往活动能够使政府决策获致更完整的形式合理性和实质正当性。

在此,由众多生机勃勃的城市社会团体或民间组织组成的公民社会,构成了一种有别于物质性基础设施的城市社会基础设施。这种城市社会基础设施的发展,可以有效地把城市社会的需求同政府的权力联系起来,为政府决策与管理提供更为有效的制度能力,一方面极大促进了民间组织的能力建设,另一方面通过政府强大的财力推动了民间组织的健康发展。

在中国现代城市文明发展的语境中,城市政府和公民社会之间并非是零和博弈的关系,两者是双赢共强的关系,不可偏废任何一方。作为市民与政府的中介,公民社会的成长必将有助于改善政府制度和公共政策,而政府则将在积极参与公民社会的和谐发展中,实现政府有效治理城市的理念。

深圳市民的构成来源五湖四海,总体人口素质较高,知识普及程度高,有较强的合作习惯和公共精神,具有建设市民社会的天然良好基础。积极稳妥地推进市民社会的相关制度建设,有助于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深圳社会领域的改革和发展。深圳在市民社会建设制度方面,理应先行一步。相关的制度建设工作可以包括:第一,推动深圳经济特区社团条例的立法工作和社会组织内部治理结构的示范指导工作,积极培育社会组织内的契约精神,加强社会组织内部民主技能的训练,指导其良性有序地发展;第二,推动深圳经济特区社会工作条例的立法工作,鼓励和规范公共服务工作政府外包,积极稳妥地动员民间和社会力量参与社会管理和提供公共服务,形成多元化公共服务格局;第三,推动深圳经济特区慈善事业促进条例的立法工作,通过鼓励公众监督和组织章程示范文本规范各类慈善组织,引导各类慈善组织加强自身建设,提高自律性和诚信度。

 

 

 

首 页 | 中心概况 | 学术团队 | 新闻资讯 | 运作模式 | 科研规划 | 研究成果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深圳国际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