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News
网站公告Notice
欢迎访问深圳国际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网站!
    

 


精彩图文Pictures
友情链接Links

·深圳市政府在线
·深圳市外事办
·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深圳之窗
·深圳大学官方网站
·深圳大学社会科学学院
·深圳大学社会科学部

亚里士多德的“城邦文明”与城市“人学”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1029专版国际化系列论文:《城市文明与城市国际化》

      本文作者:深圳国际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  傅鹤鸣 

我们必须强调一个基本逻辑:站在全球化视角评价城市国际化的未来,应当也必须回到人类文明的原点,以城邦文明为历史起点,搜寻城市传统的文化基因,考量城市成长方程式的本体架构和内在机理。自然地,作为西方现代城市文明的母体,古希腊城邦文明的“原始生态”便成为今天城市文明发展的历史前提。作为耸立于希腊文明转折点上的哲学大师,亚里士多德正是以“人学”的方式完成了对希腊城邦文明的理性思考,并对今天人类城市文明的进程及其样式产生了发生学上的意义。

亚里士多德城邦文明理论主要见诸他的《政治学》、《尼各马科伦理学》两部著作中,并可以化约为这样一个核心命题:城邦文明就是一种诠释在不同城邦及其不同的治理模式中,“城邦公民具有什么样的权利以及怎样具有权利”的人权文明,城邦文明理论就是以“城邦为界限、以人为对象”而“成长”出来的“人学”理论。

对此核心命题,亚里士多德事实上从两方面展开了阐述:一是城邦文明何以可能?二是城邦文明何以永续?关于“城邦文明何以可能”的问题,其实就是从存在论的角度追问:人为什么必须过一种城邦生活?人还有没有其他可选择的存在方式、生活方式?亚里士多德的回答是:人(在他这里只限于城邦公民)必须过城邦生活,且城邦是为人而存在的,因为“人天生是政治动物”(在亚里士多德语境中,“政治”两个字主要是指“社会的”、“群体的”、“共同体的”等含义)。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以具体“权利”为载体与表征的人的自我实现或生成,即“人之为人的存在”这个形而上学问题,只有在城邦生活中才是可能的,也才是现实的。很显然,在亚里士多德的世界中,人构成了城邦文明中的现实存在和基本内核。人在城邦文明中的意义超越了柏拉图理想主义预设的先验存在,在现实主义的历史平台上更凸显人的实践哲学价值。而关于“城邦文明何以永续”的问题,则属于拷问城邦文明的正当合法性。为确保城邦文明具有正当合法性,亚里士多德指出“正义”是城邦文明的核心价值与伦理基石。他在《政治学》开篇中就指出:所有的共同体都是人为着某种善而建立,旨在追求某种善,城邦是“最崇高、最有权威”的共同体,是“包含了一切其他共同体的共同体,所追求的一定是善”。那么,如何维系城邦共同体的善呢?亚里士多德明确主张,通过实现公民平等来成就城邦“善”,而公民平等就是城邦正义,这是城邦文明的基本伦理原则。

毋庸置疑,亚里士多德的城邦论不同于以往的城邦文明理论,尤其是不同于柏拉图城邦文明理论的原则界限在于:他第一次明确界定城邦文明以具体的、时间性的人为对象,且人的具体性、时间性主要通过人分享权利的方式来显现。可以这样说,亚里士多德的城邦文明理论是“关于人的哲学”,是一种以人为目的的人的哲学,也是希腊城邦文明人文精神的最高表现。同时,在亚里士多德那里,作为城邦文明目的的“人”不是抽象的人,而是作为“存在者而存在”、并以“行动”为目的的现实的“人”。他进而认为,作为城邦文明“目的”的“人”,则要通过落实各种具体“人的权利”的方式而最终来得以现实完成。

直至今日,亚里士多德以“人的权利”为立言宗旨而构建起来的城邦文明理论,对于具有人类学意义的现代城市文明来说,依然闪耀着真理的光辉。具体地说,它至少为我们破译如下问题提供了方向性答案:

其一,现代城市文明的终极价值取向是什么?依据亚里士多德城邦文明的人学理论,毫无疑问,城市文明的终极价值取向不是成就城市经济,不是创建城市制度,也不是锻造城市精神与城市文化,而是以城市为界限“实现”或“生成”现代城市公民。之所以如此,原因在于所有以上这些东西都是依附于市民而存在的,也都是因市民的缘故而获得意义与价值。也就是说,城市经济、城市制度、城市精神与文化等,对于市民而言都只能作为手段、作为环节而存在,而不能作为终极目的存在。同时,我们还需进一步明确,作为城市终极价值取向的市民本身,它不是抽象概念,也不是观念预设,而是享有种种与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权利的市民,是市民权利的“合成”。

其二,现代城市文明实践意义上的圆满性在于对市民人权的敬畏及其实现。“城邦文明何以永续”的命题其实是基于这样的基本逻辑:“城邦文明得以永续”的历史前提是文明共同体中人的文明的持续,而人的文明持续的前提是人的集体向善的持续,而人的集体向善的前提在于对人权的敬畏及其实现。就其时间性来说,人权是城市文明永恒追求的最大的“善”,它必须超越任何阶段性的城市规划或者短期目标,并成为城市文明的终极实践关怀。就其空间性而言,观照市民权利的阳光应当普照城市生活的各个领域。在现代城市结构和系统中,市民能以“自由人”的身份获得宪政秩序下最基本的法权权益保障,能以平等的身份获得社会资源和福利分配中的“最惠国”待遇,并在得到公平的发展机会的基础上具有赢得尊严。

最后,我想在亚里士多德城邦文明理论基地上,以市民权利的名义对现代城市文明说一句话,那就是:人当是人,城市人当是城市人,现时代城市人当是现时代城市人,现时代某某城市人当是现时代某某城市人。

 

 

首 页 | 中心概况 | 学术团队 | 新闻资讯 | 运作模式 | 科研规划 | 研究成果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深圳国际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